华南新闻网-中国华南最大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!

收藏本站| 联系我们

17岁叛逆女爱上52岁吸毒大叔:只有他懂我

时间:2016-01-15 14:16:49  来源:华南新闻网  作者:编辑  分类:民生新闻

17岁叛逆女爱上52岁吸毒大叔:只有他懂我

“她和我差不多高,我不知道她未成年。”林某比量着女孩的身高为自己辩解。 本报记者 吕奇 摄

“17岁那年的雨季,我们有共同的期许,也曾紧紧抱在一起。”很多人唱起这首经典老歌时,都会想起在自己青春岁月停留的那个人,和那段美好回忆。对刚过17岁的小丽(化名)来说,多少年后,当她哼起这首歌时,脑海中浮现的人不知会让她作何感想。

这名叫聂起(化名)的52岁中年男子,在微信上与小丽相识,将涉世未深、尚不懂事的她带入了吸毒的歧途。

海边板房内大叔引诱少女吸毒

1月8日,牟平区玉林店派出所在破获一起吸毒案件时,获取了一条线索,聂起在养马岛海边一处小屋内有吸毒嫌疑。得到线索后,玉林店派出所民警在1月9日凌晨1点,赶到了海边的小屋内。屋内有吸食毒品的器具,上面还有毒品残留。

现场除了52岁的聂起外,还有一个女孩,两人均承认吸食过毒品。这个女孩正是小丽。而之后的调查让民警大吃一惊,小丽当时年仅17岁,是一名未成年人。

由于小丽未满18周岁且是初次违反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所以警方对其不执行行政拘留12天的处罚。而嫌疑人聂起因教唆引诱他人吸毒及容留他人吸毒罪,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聂起是个孙女都已经四岁、吸毒史已达十年的瘾君子,而小丽只是个17岁少女,两个不该有交集的人怎么走到了一起?小丽说,她是去年9月份通过微信聊天与聂起相识的。他们第一次见面时,聂起在海边的小屋里正与一位朋友吸毒,他让小丽也试试。此前未曾沾染毒品的小丽没有理睬,后来“毒烟”不断飘到小丽眼前,她也有些好奇,就吸了几口,当时就呕吐了。

这是小丽第一次吸毒,第二次是在元旦期间,第三次吸毒就被民警查获了。“吸毒感觉并不好,吸完了都头疼。”小丽说。

她不怨他竟说“世上只有他一人懂我”

小丽并不喜欢吸毒,她也没有上瘾,但比毒品更令人担忧的是攻心之毒。在外人看来,聂起是让花季少女迷途的罪魁祸首。而小丽却说,“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懂我。”

小丽刚认识聂起的时候,也没有特别的感情,可慢慢相处后,她发现聂起特别懂她,“我心里想什么都不用张口,他马上就知道。”聂起的关爱让小丽这个来自离异家庭的孩子很温暖。聂起被抓后,民警为这个小女孩松了一口气,而小丽却说,“我在这世上,又缺了一份安全感。”

似乎,聂起成了小丽的整个世界。“我现在看全世界都不顺眼,除了他。”小丽说,跟聂起在一起的时候,她几乎不跟别人联系,她的朋友也不多。聂起被抓后,小丽甚至还与聂起的儿子联系,希望他能够给自己的父亲送点钱。

“被抓那天,他一直不敢看我,只问了我一句‘你以后怎么办?’我知道他还有很多话要跟我说,可是不知如何开口。”说着说着,小丽突然失声痛哭,她说想再见见聂起,心里的话不能跟别人说,只能告诉他。

虽然未被拘留,但小丽知道她的档案已有了污点,可是她不后悔。如今,她担心的不是自己,而是身陷囹圄的聂起。她说,快过年了,如果家人不能相聚,算什么过年,希望过年时他能出来与家人相聚。

“继父偏心亲妈不疼” 成了她对抗一切的理由“我们俩水火不容。”这是小丽的母亲见到记者时说的第一句话。在此之前,母女两人刚刚吵了一架。

而说过这句气话之后,小丽的母亲转眼就泪流满面、哽咽不止,她的哭声中夹杂着一种无奈的母爱。小丽的母亲说,小丽6岁的时候,她带着小丽改嫁,现任丈夫也有一个女儿,跟小丽年纪差不多,小丽觉得继父偏爱亲生女儿,母亲对她的关爱也不够,心生埋怨,这让她性格变得偏执,经常与家人发生冲突,有事不但不与母亲沟通,还让母亲不要管她。

继父偏心,亲妈不疼,这似乎成了小丽对抗一切的理由。大概一年前,小丽就不去上学了,她说讨厌学校的环境,讨厌老师,在学校上学的时候也经常打架斗殴,她告诉母亲自己在外面找了一份工作。

真的是这个特殊的重组家庭导致了小丽的叛逆吗?小丽的母亲却说,虽然小丽对继父很不满,可是她觉得,作为继父的角色,丈夫已经很忍让了。这么多年,吃穿方面从来没有缺过小丽的。

小丽曾提到,继父打过她一耳光。而据小丽的母亲回忆,这大约发生在孩子上小学时,有次下雨湿了鞋,爸爸让她换双干鞋再出去,她怎么也不肯,爸爸就打了她一耳光。而自那以后,从来没有动她一指头。

小丽的母亲说,知道小丽现在是叛逆期,不想过多地干涉她,其实小丽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她的心,亲生女儿怎么会不心疼,只是小丽总是与她对着干,她实在不知如何是好。

他说“她赖着不走,她害了我”

记者在拘留所见到了聂起。相比于小丽的声泪俱下,聂起显得云淡风轻,恨不得立马甩掉小丽这个“包袱”。

聂起在养马岛承包了一片海域养海参,有一条用于运输海参的快艇。回忆起两人的相识,聂起说,两个月前,一位朋友带着小丽来到养马岛,说要坐一下快艇,由于天气原因无法出海,小丽就赖在他的住处不肯走,几天后,他带着小丽坐了一次快艇,就把小丽撵走了,可是后来小丽自己又回来了。

“我撵了她至少十次,她就是不肯走,我有自己的家庭,她在我那里住着很不方便,我拉下脸来跟她发火,她才走了,过几天又会回来。”聂起说,小丽告诉他,自己刚跟男朋友分手,又跟家人吵架,没有地方去。

而一提起吸毒,聂起更是遮遮掩掩、支支吾吾。“我不让她碰,她趁着我出去了,自己拿出冰壶吸。”聂起说,而此前他曾向警方坦白,自己主动让小丽吸一吸冰毒。

对于小丽口中所说的从他那里得到的温暖,聂起也有一套自己的说辞。“我没有对她特别好,只是把她当孩子。”他说,小丽住在他那里,饿了就给她拿点吃的,偶尔聊聊小丽家里的事,但并没有特别深的感情。

在看守所里,当记者问聂起,有没有什么话想跟小丽说,他的回答却是,“我本来跟她没关系,她赖着不走,都是她害了我。”

难道不是你害了小丽吗?面对记者的反问,他又支支吾吾回应说,两人相互伤害了,“但主要是她害了我”。

她不知道的是,母亲为了她可以放弃一切“如果她还这么对我,那我就只能继续下去。”小丽说,发生这件事后,自己很上火,嘴上起了两个泡,可是母亲不仅没有安慰她,反而朝她发火,她觉得母亲太狠心,那就只能跟母亲对着干,通过自己的堕落来折磨母亲。

与记者说话时,小丽倒是能正常交流,可是一与母亲说话,她就开始咆哮,家里的门也成了她的敌人,伸脚就踢。她觉得母亲太过软弱,不能在继父面前挺起腰杆,也不能在继父面前维护自己,“我确实不着调,可是我再不着调,也是她闺女,可是她从来不相信我,还翻我的手机。”小丽说,如果母亲能多关心她,那她在各方面都会有所改变,可是如果母亲还像现在这样,那自己也会变本加厉地变坏。

小丽觉得母亲对自己的照料,还不如聂起体贴入微。可是少不更事的她或许不会想到,当自己声泪俱下地表示想见见聂起时,聂起却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,“如果我出去了,即便工作不干了,房子不住了,也绝不会再让小丽找到我。”

“如果她不想再在这个家过下去了,我就带她走。”小丽的母亲说,为了女儿,她可以放弃一切。

更多相关文章

  • · 17岁叛逆女爱上52岁吸毒大叔:只有他懂我 “她和我差不多高,我不知道她未成年。”林某比量着女孩的身高为自己辩解。 本报记...
  • 民生新闻推荐

  • · 迎中秋猜灯谜,来力采送福利2016年中秋节即将到来之际,佛山互联网金融平台“来力采”推出“中秋灯谜竞猜抽奖...
  • · 定远供电公司:及时抢修 情暖客户服务人员来到张大娘家中,对其家中电器进行检查、维修,并向她讲解了用电安全知识。...
  • · 协警树丛后偷拍违法车辆 网友质疑"隐蔽执法  这个路口有禁行标志,一辆轿车违法掉头  一市民认为协警在隐蔽执法,上前同对...